? ?2021-10-24 16:19 ?人物历史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九边

 

咪乐|直播|改名   据了解,所有申请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自动驾驶汽车须通过5000公里以上的封闭测试场日常训练和相应等级的能力评估,只有达到了一定能力水平,并通过车辆安全技术检验才能够申请道路测试。

这篇文章很久以前写过,不过当时写了一半,这次把剩下的一半给补上。考虑到已经发过很久了,所以把前半部分也改了下,一起发出来。

 

这次要以两张电影《美国黑帮》的截图开始:

 

图片

 

图片

 

 

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丹尼尔华盛顿扮演的是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司机,常年累月跟着大哥杀人越货,并且暗中学习老大的做事方法,在老大死后,把全部身家赌上去缅甸丛林里找到毒品上游供应商,也就是正在那里种植经济作物的国军残部,从那里贩到了高纯度的海洛因。

 

然后通过在越南打仗的美国大兵把毒品捎带回美国,在美国零售贩卖,蒋残军生产的海洛因价格合理品质极高,在美国市场受到了美国人民的热烈欢迎,成功让电影主角迅速崛起成为了新的黑道家族。最过分的是,他们为了躲避检查,把毒品藏在阵亡的美国大兵棺材里。

 

我今天就来说说国军在缅甸贩毒这事。

 

1

 鸦片

 

关于鸦片,得先澄清一个事,这也是我之前的一个错觉,以前以为只要种了,就能卖得出去,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还是自己肤浅了。大规模种鸦片需要的不仅仅是穷山恶水刁民,更需要供销链,也就是你生产了,谁来帮你卖出去的问题,你总不能自产自销,自己腾云驾雾地吸起来吧。

 图片

 

 

事实上,东南亚人民种鸦片的历史非常久远,但是成规模的种,专业地种,还需要等到英国人来,英国人横行世界几百年,靠的不只是坚船利炮,还有他们对商业的理解。

 

一般套路是这样的,军人们先把一个地方打下来,商人去看看能搞点啥,比如加勒比地区可以种甘蔗,那好,加勒比人民就开始种甘蔗,如果人力不足再去给你们抓点奴隶,甘蔗生产出来之后低价收走,做成糖和酒高价卖到其他地方去,做为中间商,就是要赚差价。

 

缅甸等东南亚国家也一样,英国人髪国人统治东南亚期间,发现这破地方除了刁民啥也没,但是又不能浪费啊,就开始种鸦片,卖给谁呢?对,卖给大清,这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中英鸦片战争前传,当然了,当时印度人也在不遗余力滴抓生产。

 

可能有件事大家不清楚,林则徐虎门销烟之后,大清国内的鸦片更多了,这个不难理解,鸦片战争战败后,大清开放港口更多了嘛,但是英国人没想到的是,中国人多聪明啊,看到鸦片这么值钱,种起来又不复杂,怎么会想不到自己种?中国人吸自己的鸦片,让英国人没鸦片可卖。而且大家熟悉的山西商帮承担了部分分销和运输业务。

 

到了民国,蒋委员长控制着长江中下游,国内的地主家的纨绔子弟的不是喜欢那些洋玩意嘛,就像现在的年轻人喜欢iphone、各种进口包包、机械键盘什么的一样,当时大量的外国商品在中国倾销,南京国民政府就守在出海口收进口税,这也是为啥“国府黄金十年”重工业还在倒退的原因,因为他们根本没动力搞重工业嘛,政府是进口依赖的,肯定反感自己生产嘛。现在是不是理解了宋子文说的那句话:洋人的青霉素都用不过来,自己生产那玩意干嘛。

 

蒋校长的中央可以收税,地方军阀们的财政怎么办?四川地区1927年的农业税都收到2019年了,所以得发挥想象力。干点啥呢?种鸦片啊,卖给别的军阀地盘上的地主,鸦片这玩意,一旦开始吸食就是刚需,每天不来几口根本起不了床。在民国,鸦片就是硬通货,跟钱差不多。

 

不过这个阶段英法在东南亚的鸦片种植业凄凉的不得了,你想想,我们这么大的体量开始种鸦片,就跟我国现在开始生产显示器了一样,别的国家还是洗洗睡吧。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49年,1949年发生了啥?我党上台了啊,乖乖,一声令下,从大清到北洋再到民国一百多年解决不了的问题迅速就解决了,全国的鸦片迅速都被铲了,中国人不生产也不吸鸦片了,但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日益增长的鸦片需求怎么办?这时候东南亚人民鸦片种植业的春天来了。

 

2

 李弥

 

说金三角贩毒,就躲不开李弥,因为这人是后来的大主角,这人在黄埔上过学,在抗战中流过血,最后从淮海战场一路狂奔逃出生天。

 

 

李弥是国军中挺平庸的一个,没啥光辉战例,也不出身名门,他是黄埔四期的,黄埔军校必须是前几期才好使,太晚了就没啥效果,比如下文提到的李国辉,曾经金三角叱咤风云的人物,他也是黄埔毕业的,但是在大陆一点记录都没。

 

抗战中李弥曾经用大炮炸掉了日军21架飞机,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姑且认为是真的吧,不过国军的战报就跟乐视的PPT一样,可信度一般都得打个折扣。

 

抗战快结束的时候,李弥曾经带着远征军第八军攻克过松山。松山战役被有些人吹得神乎其神,不过真实的情况可能要让人郁闷一些,防守松山的日军只有千把来人,工事修的跟迷宫似的,好几万美械国军一顿狂攻,最后伤亡了近万人才攻克。这是李弥军事生涯的巅峰,从那以后再没赢过。也正是这次胜利让他当上了军团长。

 

后来国共开打,在淮海战役,李弥带着第十三兵团(他的嫡系第八军就在13兵团里)去解救黄百韬兵团没救出来,随后也被围在了陈官庄,打的惨不忍睹,绝大部分部队被歼灭,后来李弥乔装打扮,千里走单骑逃出了解放军的包围圈。

 

整个淮海战役国军7个军团长,其他的不是被击毙就是被俘了,只跑出来了李弥和孙元良他俩。李弥这人特别机灵,当时部队在河南陈官庄被死死围住,像黄维杜聿明这些人第一反应就是往南跑,国统区在南边嘛,结果粟裕也是这么想的,把他们截了。不过李弥预判到共产党的预判,掉头往北回到徐州然后一路往北再坐船去上海。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补刀”,蒋校长觉得小伙子满可以的啊,国家危难需要你这种人才,让他带着残部去云南,重新训练新兵,新建第八军。

 

到了1950年,按理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49年已经建国了,不过10月1日那时候云南还没解放,当时李弥就在云南。然后他去台湾开了个会,解放军此时入滇,他的第八军基本上没有还手之力就败了,随后不愿意投降的两千多人乱哄哄分了好几伙退往缅甸,带着其中一支孤军的正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李国辉。

 

李国辉这个人在大陆时期基本没有任何记载,完全是国军无数中下级军官中的一个,但是到了缅甸,就完全不一样了,用行动证明他是一个极其优秀的指挥官,以至于现在在金三角也赫赫有名。

 

其实想逃出云南不是一件简单事,解放军本来追得就快,绝大部分国军部队都被追上了,或者被堵在了国境线上,只有少数逃出。李国辉他们这支就是从凉山经“野人山”进入滇南丛林,然后又跋涉好几周,彻底甩开解放军。熟悉军史的人都知道,当初杜聿明带着队伍走野人山回国,死了近一半。

 

这次他们又翻越野人山,李国辉的一些部众后来回忆,惨得不得了,到处都是毒虫毒蛇,部队中基本每个人都挂了彩,要不是部队里有不少云南土著,知道怎么治疗毒蛇毒虫咬伤,这支部队基本没有存活可能。

 

到了缅甸后,李国辉的部队军纪非常好,据说有过士兵偷挖老乡地瓜被枪毙的事,估计是吸取了在大陆溃败的经验,不管是不是真的吧,反正军纪比一般军队好的多的多。到了金三角后迅速获取到那一带土著的信任,不少军人们在那里结婚生子,现在金三角那一带的人很多就是国军后代。

 

缅甸老百姓把这伙军人叫“93师”,其实到了缅甸的队伍远远不到一个师,而且那些人隶属好几个建制,还有一支前来投奔的当初1945年远征军留在缅甸的孤军,只有李国辉一个人曾经是国军第八兵团93师的一个团长。金三角就在下图的地方。

 

图片

 

3

 贩毒

 

当时金三角基本处于原始社会,有几百个割据势力,而且还都是土司(半原始部落),还有缅甸政府军,突然又来了一支国军残军,金三角立刻乱出了新境界。正如所有的丛林社会全部要服从“ 拳头原则 ”一样,国军残部在国内是战五渣,但是到了金三角却成了身经百战的斯巴达三百勇士,谁不服打谁,先后击败了几股地方割据势力,又击败了缅甸政府军。

 

缅甸政府军成军没几年,听说中国军队打到缅甸了,士兵们乱哄哄的就去围剿。金三角那地方热带丛林,到处是山,国军的人打过松山战役,把防守和狙击两个技能点点满了,而且基本都是老兵,狙击手一枪可以敲两个缅甸兵那种,在国内打的差,经常是被友军拖累,面对缅军这种弱鸡胜负没啥悬念,缅甸政府军进剿失败很快落荒而逃。

 

国军残部缅甸大捷的事传到台湾,委员长开心坏了,他有两个想法,当初袁世凯称帝,云南蔡锷起兵“护法”,袁大头立刻土崩瓦解,现在他觉得缅甸孤军就是当年的护国军。而且当初毛主席两次从村里创业崛起,尤其延安那次,蒋觉得他们也可以玩一次“延安往事”,从村里二次创业,所以让李弥带上毛主席写的《论持久战》就去缅甸督战了。

 

李弥到了缅甸后,搞了几次象征性的进攻云南,解放军稍有动作就赶紧跑回缅甸。一来二去,骗了不少美国装备,当时朝鲜战争嘛,美国希望他们在云南搞点事,经常给他们空投武器。

 

为了解决近两万部队的生计,李弥同志和所有的黑社会势力一样,立刻意识到收保护费是一个好生意。上文已经提到,金三角种植鸦片已经历史悠久,但是一直处于低端状态。

 

 

李弥听说黑市鸦片价格狂飙(原因就是中国大陆禁烟,供需平衡被打破),又目睹金三角人民有丰富的鸦片种植技能却没法施展,在金三角的一个村里胜利召开了“土司座谈会”,邀请土司们商议鸦片贸易规则。

 

会上,国军狙击手表演了头顶狙碗绝技(你站远处脑袋上顶个碗,狙击手一抬手把碗打掉),还有重炮拆迁,机枪割麦子等有教育意义的艺术节目,土司们吓得面如土色,纷纷表示:李菊福(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李将军您说了算。

 

会议达成的共识影响了后续近半个世纪的世界毒品格局。

 

会议纪要如下:

 

1.所有土司都铸剑为犁,促生产,保收成,建设有军阀割据特色的鸦片贸易金三角。

 

2.有事别私自火并,找国军仲裁。

 

3.有谁不服可以直说,国军有数不过来的美械装备和百战老兵去给你做一些触及灵魂的说服工作。

 

4.“复国军”要收税,而且重税,不然怎么复国怎么保护大家?

 

在这套模式的指导下,金三角贩毒事业蒸蒸日上,李弥也开始越来越炙手可热,以至于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狂妄地声称要做缅甸王。

 

督促大家种鸦片的同时,李弥还学习延安,搞起了“抗大”,叫什么反共抗苏复国军政大学,抗大的教材就是那本《论持久战》。这个学校卓有成效,后来金三角一半的毒枭在这个学校里学习成长过,包括后来最大的那个坤沙,就是抗大毕业的国军排长。

 

在1951年,蒋校长在岛上坐稳以后,见中国一边朝鲜战争一边内部剿匪,觉得自己又能支棱起来了,于是叫李弥“反攻大陆”。不知道收到这个命令的李弥是怎么想的,反正不敢不去,于是带着人跑到边境占了个县城照了几十张照片就跑回来了,解放军来的时候他已经回缅甸去了。

 

当解放军开始思考怎么彻底解决李弥的时候,没想到李弥很快就完蛋了,只是不是被我军给灭了,而是被国府给搞了。李弥作为和孙立人一样的手握重兵的军头,也碰上了孙立人相同的“死局”,做大金三角后,美国人又来试探李弥看看是不是可以脱离台湾独立,美国人可以推举李弥做金三角的土皇帝。

 

此时的台湾已经是“蒋经国时代”,蒋经国作为专业人士,把特务玩到了极致,完全不像他爹那会儿对敌方一无所知,自己参谋部到处是间谍都不知道。

 

小蒋到处是眼线,已经注意到了李弥和美国人勾勾搭搭,在1952年蒋经国竟然亲自秘密访问金三角,并且没跟李弥打招呼也没和李弥见面,到处和金三角国军高级将领串联。将领们知道蒋经国的手段,纷纷表示愿意支持小蒋,李弥敢乱搞就把他拿下。

 

到此为止,李弥已经完蛋了。

 

随后台湾国防部要求李弥回台湾开会汇报贩毒,哦不,复国工作,李弥左右为难,他知道手底下已经有不少人被小蒋策反了,如果不回去,就坐实了背叛,分分钟被手下以叛国罪处决。如果回台湾,凶多吉少,妥妥被搞,左右思量,还是回去了,他觉得就算被搞,应该不会杀他。

 

李弥回到台湾后,随即被软禁,再也没离开台湾。

 

4

 撤兵

 

对于金三角,缅甸政府一直都是很上心的,上次刚独立被一帮残兵打了,心态非常爆炸。到了1953年缅甸政府军又来“剿匪”,而且还找印度帮忙。

 

 

之所以找印度,主要是因为当年大家都是跟着英国人混的,两家的战术指挥比较统一。印度还有很多打过二战的“百战老兵”。外加印度人有个特点,讲话做事显得信心特别足,你不小心就信了。打了15天,印度4000人只跑回来300个。这战斗力,直接在缅甸老乡面前现了眼,缅甸人说原来还不如我。

 

印度崩了后,缅甸很绝望,在联合国疯狂输出,印度和其他英联邦国家都辅助,美国都感到压力,开始强迫蒋校长撤军,并且以不给台湾援助做威胁,蒋校长只好撤兵。

 

就这样,美国海军把国军残部运回台湾,美国人当时就注意到,上船的都是老兵们,年轻人都不愿走,因为大家都听说台湾过的很苦。那肯定苦啊,那么小的岛,突然涌入那么多人,不苦有了鬼了。三个月后,金三角再无国军正规军,留下的国军士兵撕掉肩章领章,变成无国籍流亡武装贩毒集团。

 

 

等到1961年,在缅甸政府一再请求下,解放军也觉得缅北时常骚扰云南边境不堪其扰,于是“轻微”打了一下。结果没用力对面就倒下了,解放军总部急令部队不要追击太远以免误会。

 

虽然被解放军打孙子一样,但是溃退下来的缅北武装和配合解放军行动的缅甸政府军遭遇,缅甸政府军很快被打散了,要不是缅北武装怕解放军追来也赶快脱离了战斗,弄不好政府军又得吃大亏。

 

有了两次的对比,缅甸对中印实力有了直观认识。所以1962年印度向中国挑衅,缅甸政府委婉向印度表达过“大哥你不要去送死啊”之类的人生忠告,但是印度根本没有鸟他,也就有了后来的事,新德里差点都被解放了。

 

也就是从1960年代初开始,经过李弥带领国军残部十几年的教导,原本还处在部落社会的金三角地区,各个部落实现了“技术思想双跃迁”。

 

李弥培养当地人,还是蒋校长当年在黄埔的法子。开办了军政大学,对基层军官和干部进行轮训,军政大学除了军事外,还设有多种长短期的训练班,吸引了大量缅甸、泰国华人华侨青年前来学习,后来当地民族上层子弟也可以参加。军政大学共开班了4期,培训了2800余人,后来金三角大名鼎鼎的彭家声、罗星汉都是军政大学的学员。这些人成了金三角地区后国军时期的骨干。

 

至于具体方法,李弥请人把《论持久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等翻译成当地语言做了教材,很多老兵讲战术,说这些有效的战术都是和解放军学的,大家学会了打缅甸政府军肯定够用。大讲“三三制”“一点两面”“战术穿插”。

 

这其中做的最大的就是坤沙,他原本是当地专门运输鸦片的马帮部落土司,很早就和国民党残部合作,做到了连排级军官,又被推荐在学校学了些基本战术。加上岳父是当地相当有实力的部落首领。等国民党残部撤走就回老家拉起队伍,手下的军官很多都是军政大学毕业或者国民党残部留下的。

 

到了这种地步,坤沙做大已经是意料之中,据了解的人说,坤沙本人不大管事,大多数事情都是手下人做,各个部落只是借着他的大旗对抗政府。而缅甸政府也不是真的想处理贩毒问题。

 

说白了也很简单,缅甸当时是军政府时代了,对于金三角地区又穷又乱根本懒得管,也管不了。以前去打是因为害怕缅北武装南下侵略政府的地盘,现在看这帮毒枭自己管自己还不错,只要不闹独立,隔三差五去打两下彰显一下政府权威即可。真的去管吃饭喝水治安医院道路各种基建想想都头大。

 

所以金三角贩毒的事情就一直挂着,谁闹得太厉害就敲打一下。1969年缅甸政府通知坤沙去缅北军区司令部开会(真的是去开会),然后逮住软禁了几年,这些年里金三角该干嘛还干嘛。坤沙的地盘被他的参谋长张苏泉管理,有条不紊啥事没有,到了1973年张苏泉经过谋划,进城抓了两个苏联医生,才把坤沙换了出来。

 

这个张苏泉就是正牌的国民党军官,而且是军政大学的教官。在国民党撤退之后留在金三角,几十年一直辅助坤沙,军事上做参谋长,还培养各种人才,引进先进技术充实贩毒集团。基本上坤沙之所以做大,很多时候就是靠着张苏泉的功劳。

 

对于金三角地区为何会成为世界最著名的毒品生产地,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力量的存在。

 

 

小伙伴们都知道,在美国毒品属于刚需大宗贸易品,美国一直都是全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国,但是罂粟这玩意其实可以种的地方太多了,生产难度也不大,关键是美国这个大客户愿不愿意买。

 

当年为了支持当地“特色产业”,加上李弥他们打的基础,金三角的产品也确实有竞争力,坤沙当年做毒品做出了品牌,一种特别土的油纸包,两个中国狮子抱着地球,标志上有红字写著“提防假冒”“一帆风顺”字样。美国吸毒贩毒的都特别认这个包装,表示纯度高重量足,美国人“特批”了一条从金三角到美国的运输路线,金三角生产出来走泰国到美军基地,坐飞机到美国。

 

图片

 

等到在1969年美军从越南撤走,苏联在东南亚成了攻势,东南亚是美国的势力范围,美国对于盟友更加照顾,金三角的毒品生意也就一直做的风生水起。

 

这里还要解释一下当地的社会结构,所谓的大毒枭掌握毒品加工运输,手里有一只武装保护自己的地盘,一般毒品生产种植属于下面村里的事情,是一个毒枭+军阀+部落长老的混合形态。

 

各个部落和村寨独立运营,种植以后收集,统一送到管理这片地区的毒枭那里,以他的名义统一加工销售。所以即使某个大毒枭被打掉了,很快就会有人顶上来。甚至即使有内讧,看着一群人在那抢地盘,但是毒品产量却不受影响。这也是为啥墨西哥哥伦比亚禁毒,但是因为没有改变社会基础面貌,几十年禁了个寂寞。

 

因为只要种植的人还在,运输线路还在,什么都改变不了。

 

不过时代还是变了,墨西哥后来居上,仗着挨着美国那么近,也开始种植毒品,并且得到了美国那边专业人士指导,种植转基因可卡因,效果有加成,深受美国瘾君子的追捧,再后来开始玩冰毒,冰毒便宜的多,成本优势导致鸦片贸易逐年走低。所以到了1990年代,金三角的毒品生意就一落千丈。

 

这二十年来阿富汗的毒品也是这样,从阿富汗各个部族集中起来,经过加工以后统一送到喀布尔,然后走美军的后勤线路到美国。阿富汗那么贫瘠的山地,但是生产了全世界近90%的海洛因(也有一说是80%),反正美国人走到哪,毒品就种到哪。

 

5

 尾声

 

这几年的金三角比前些年好了太多,因为金三角有些地方土地还不错,成了我国的海外商品粮产区,也就是我国在那边投资建农场,当地老百姓去上班,粮食种好之后,再卖回给我国,既保证了粮食供应,又可以赚钱。

 

此外东南亚由于接受中国的“外溢需求”,这些年也搞了很多“特色项目”,主要是色情和赌博,毒品业务也就不像以前那样受追捧了,毕竟可以合法的赚大钱,为啥还要脑袋别裤腰带上去折腾呢?

 

不过各种穷山恶水的地方依旧管不过来,还在经营老本行,缅甸政府又太弱太消极,管不过来,也就那样了,估计今后很多年也没法改变,毕竟不能指望每个国家都有我国这样的执行力。

??
关于
本站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但出于收藏学习之目的,可能会误发表涉嫌侵犯您合法权益的内容,请您积极与我们联系处理;

上一篇:历史转折中的互联网与游戏产业(下)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百度